人民幣匯率貶值逾千基點:再回6.5時代 對普通人、貿易商、股市影響幾何(轉自北京商報)

 

人民幣匯率的連日調整,引發了市場的廣泛關注。424日,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,419日至22日的4個交易日內,人民幣匯率出現連續貶值,時隔多月重新回到6.5時代。究其原因,不少分析人士認為主要是美聯儲持續釋放加息信號,美元指數走強。但從長期市場表現來看,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的可能性較小,未來還將維持雙向波動。

重歸6.5時代

Wind數據顯示,419日至22日的4個交易日內,在岸、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大幅走低,均創下20218月以來新低。其中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累計貶值1331個基點,422日收于6.5016;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累計貶值逾1485個基點,422日收于6.5274。

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同樣大幅貶值。根據央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數據,自419日開始,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連續下調,由6.37關口逼近6.46關口,422日報6.4596。與31日報價6.3014相比,一個多月來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貶值1582個基點。

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梳理發現,在本輪貶值發生前,2022年以來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基本延續了2021年下半年的波動走勢,在岸、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度逼近6.30關口。據Wind數據,年內在岸、離岸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幅度分別為2.02%、2.56%,而二者在本周內的貶值幅度分別為2.05%、2.28%。

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為何回調?市場原因分析多放在了美聯儲持續釋放加息信號,縮表力度超出市場預期上。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年內人民幣適度貶值符合年初市場普遍預期,只是近期人民幣匯率貶值節奏略快,引發市場普遍關注。

“一方面,是美聯儲政策急轉彎拖累非美貨幣表現。另一方面,對人民幣匯率適度‘修正\’。去年四季度以來,人民幣匯率強勢表現略超預期,但受內外環境變化,人民幣匯率出現一定修正?!敝苊A表示。

另一名資深宏觀分析師則補充道,在美聯儲加息預期持續加強的背景下,美元變得更加強勢。同時3月以來國內疫情持續,導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預期轉弱問題持續,影響市場情緒,市場存在對出口產能、資本外流的擔憂。

對普通人、貿易商、股市影響幾何

大幅調整之下,也引起了部分用戶對個人使用需求、外匯收支以及跨境資本流動等方面的擔憂。針對這些問題,424日,北京商報記者也進行了多方了解。

首先是針對普通用戶方面,不少分析人士表示,人民幣匯率波動對個人用戶來說影響較小,如果沒有跨國交易或投資,人民幣匯率波動不會產生明顯直接的影響。周茂華指出,近期有換匯需求的用戶,兌換美元成本較此前有所上升,但兌換其他非美貨幣的成本有增有減,可以再尋求合適的時機進行這一操作。另外在購買海外商品方面,近期成本會有所增加。

其次在涉及外匯結算的商品貿易方面,上述資深宏觀分析師表示,對于出口和貿易企業而言,在人民幣韌性仍然較強、也不會產生持續大幅貶值的情況下,人民幣有所貶值,總體上有助于提高出口商品競爭力。

“通常情況下,人民幣貶值,美元升值,使得進口商品、服務本幣計價變貴;對于原材料進口企業來說,進口成本相對更多;但對于生產要素在國內的部分外貿企業來說,本幣貶值一定程度提升出口競爭力。整體看,人民幣貶值是把雙刃劍,一方面利好部分外貿企業出口;另一方面,可能推升能源及原材料商品進口價格等?!敝苊A進一步解釋道。

在周茂華看來,對于外貿企業來說,需要回歸匯率中性,就是利用外匯衍生品更好管理外匯波動風險;企業更多聚焦主業,不斷提升產品質量與附加值,增強國際市場競爭力。

此外,在人民幣貶值的背景下,跨境資本流動是否會對股市等資本市場有所影響?上述資深宏觀分析師認為,對于股市而言,人民幣貶值會造成市場承壓,貶值背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美兩國經濟投資回報率的變化,可能導致資本外流。不過,當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可能性較小,對國內股市的影響應該有限。

周茂華則表示,從歷史經驗看,人民幣匯率與股市走勢存在階段性相關,但二者整體走勢相關性并不強。主要是人民幣匯率與國內股市各自影響因素較多,外資在國內金融資產占比偏低,同時,外資并未出現恐慌、趨勢大幅流出,我國經濟基本盤穩固,宏觀風險收斂,國際收支保持穩定,跨境資本流動并未出現異常表現等。

422日召開的“2022年一季度外匯收支數據情況”新聞發布會上,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、新聞發言人王春英提到,跨境證券投資短期波動是全球市場的普遍特征,中國跨境證券投資階段性調整也屬于市場的自然反應。近期證券投資再次調整,是復雜的國際經濟金融形勢下市場的自然反應。

王春英指出,跨境證券投資的局部調整,并沒有改變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均衡的格局。隨著市場對一些短期因素的消化和預期的釋放,境外機構對中國證券投資將會回歸穩態,長期價值投資仍然是主要的考慮因素。

雙向波動是常態

長期以來,我國監管部門始終強調,人民幣匯率將在合理均衡范圍內保持雙向波動。在上述發布會上,王春英談及下一階段近期人民幣匯率下行和未來走勢時提到,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勢相對穩健,未來人民幣匯率仍會呈現雙向波動,并且會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。

王春英表示,中國經濟韌性比較強,長期向好的發展態勢沒有改變,國際收支結構穩健,經常賬戶保持合理規模順差,人民幣資產還是具有長期投資價值,這些都會為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提供根本支撐。下一步,中國會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,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。外匯局也會密切關注外匯市場形勢,加強跨境資金流動宏觀審慎管理,引導跨境資本有序流動,處理好內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,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。

對于下一階段人民幣匯率走勢,周茂華認為,從趨勢看,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不改平穩運行格局,人民幣有望在均衡水平附近強勢雙向波動。主要是國內針對經濟困難及時出臺政策、靠前發力,經濟有望運行在合理區間;貨幣政策延續穩健基調;外貿韌性足;從中長期看,我國金融服務市場潛力巨大,人民幣資產吸引外資流入趨勢未變。

免费a级毛片无码专区|色一情一乱一伦一区二区|欧美日韩亚洲人人夜夜澡|亚洲日韩乱码人人爽人人澡